10<< 2017/11 >>12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2010-03-14 (Sun) | *飼育日常記事* | TB(0)

 
原本標題叫做『一切都是意外』,不過後來發現打斷推齊
(?)所以改這樣(何
然後忘記加【】沒推齊所以改個時間讓rss重讀看看能不能齊.....

過去式,久違(?)糟糕篇幅,慎入
然後有點恥所以鎖回應,想說什麼請拍手或私下(棍





3/14

結束一天的工作(?)回房後,發現信箱收到了禮物,寐羅上前查看

「呃?」他看著那個紅色的禮物盒,有些驚訝

在這種節日,mero友達間互送禮物是常有的事
不過朋友間的義理禮物(?)今年通常是藍色的禮盒(珍珠買的),內容物是不同口味的甜甜圈
這個紅色的內容物是隨機顏色的香檳,需要金心購買,所以收到這個他頗感意外

「.........會是誰呢?」他拿起隨禮盒附送的紙條觀看

『.......喂!還你。』

紙條上,只有這簡略的三個字

「...........呃?」


送禮物的對象他是明白了,不過留言的意義他還在思索

『什麼意思呢.........』他一邊思考一邊動手拆開包裝

----是藍色的香檳。

對於互相拿到彼此顏色的香檳,他感到驚喜
而我已經不知道這該稱為命運、怨念還是愛了(吭


正當他沉浸在情緒(?)裡的時候,訪客拜訪的門被推開了

「喔,收到了嘛。ˋ_ˊ」

「維堊.........」


雖然對於他親自來確認是否送達有些驚訝,不過此時他更想知道問題的答案

「還我是怎麼意思?」他輕揮手中的紙條

「你這混帳前幾天不是送老子一瓶嗎?」

「呃............」這是退貨的意思嗎?不過他明明說過酒會收下的......

「雖然是因為難開......不過老子弄翻了,還你一瓶!」


「............」


似乎有點弄懂了他的邏輯,不過隨之而來的是別的疑問

「呃,不過我是想送你的.......還我有些奇怪吧?」


「啥鬼?ˋ口ˊ」


「我的意思是,本來就是希望你喝的,如果要還的話也應該---」


說到這裡,他突然想到個點子

「---不如這樣吧,我弄些調酒給你喝喝看?」


「蛤?......酒的話當然沒問題。」


「那,等我一下。」




之後他去拿了調酒器具,憑著之前上課學到的知識,先調了杯由藍色漸層至黑色的酒
挖自己舊文真有種自我羞恥的感覺。

「........這杯子真小。ˋ_ˊ」
平常習慣大口喝酒的阿堊似乎不習慣這種娘娘腔(?)的喝法

他豪邁地一口氣喝下

「味道如何?」但寐羅不在意他這樣說,也不在意他酒杯錯誤的拿法,只是微笑著問

「還可以.......」他頓了一下,「啥?好像變甜了?」

「那是後勁.........呃,調酒不要一口氣喝光比較好,容易醉。」


「老子才不會醉!#」


有人還沒醉就在說醉話了(吭

「呃.......那再喝一杯吧?」




之後他陸續調了數種他在調酒課程學過的,以及隨性自創的調酒
阿堊倒也喝得乾脆,而且完全沒有醉的跡象,只是和寐羅對話的語氣越來越兇狠(?)(雖然也幾乎沒有和善過


「不過真沒想到你會回送香檳.......」

「啥意思!老子向來敢作敢當啦!ˋ口ˊ###」
整個不知所云

「呃,不是那個意思,只是那個........送你的香檳後來時候都是我在喝吧...............」他的視線因為心虛(?)而有些飄移

「蛤啊!?說到這個老子就有氣!!!」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Wia-09_20110127233033.jpg


「身體被你弄得很奇怪啊混帳!###」捶桌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Mero-08.jpg
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


「看啥看啊!?###」


寐羅沒有回話,只是從椅子上起身,走向他那邊

「幹啥,要打架嗎!?#####」他放下酒杯,對著逐步靠近的他揮了一拳

寐羅側身閃過,並抓住他出拳的右手手腕

「混帳---」


他伸手攬過他的後腰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Mero-Wia-06_20110127233032.jpg


「唔?」


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,對方已經將舌探入,恣意掠奪著

「唔嗯............」


或許是因為意料之外,或許是因為對方攻勢猛烈,或許是因為酒精
他沒什麼反抗,任他在他口中索求著,任他的手在他腰後撫摸





甚至任他在深吻過後,拉著他往臥房走去













---直至被按倒在床上




「蛤啊?」


他想起身,但對方隨即欺身而上,制止了他的動作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Mero-09.jpg


「我會負責的,各方面。」


「啥?」










這就叫做自掘墳墓(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