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<< 2017/11 >>12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2011-07-18 (Mon) | *飼育日常記事* | COM(0) | TB(0)

 
。與篇幅無......有關的公告:蒼紅婚禮外出單最前面補上基本資料(我居然忘了)
請參加者看這篇最末唷~(已交的看到的應該已經是最新的了我只是現在才說)
。此篇不算直接閃,因為我是喜歡間接照明的Bunny(何

。上面兩條是copy上篇的改的
(毆
。雖然不閃,不過對話可能有點那個啥(?),所以有點心理準備比較好噢~




事情的起緣是--

「吶,你記得找時間去挑阿堊的婚禮服裝喔。」我轉頭對寐羅說

「呃?」

「我跟阿要說好,互相準備對方兒子的服裝.......但是我決定由你自己選,這樣你也比較開心(?)吧?」

反正他的眼光應該也不會讓我看不過去(?),由他選省得我花時間挑(亙

「呃.............所以是要我自己一個人去挑嗎?」

「你也可以找尼亞陪你去啊~........幹麻面有難色啊他可是活動贊助商(?)呢!」看準尼亞不在寐羅才敢這麼放肆(?)

「人、人家可以陪二哥挑喔!」花音插話,而她的確看起來很有興趣的樣子

「呃..............」思考

「齣,不錯啊,就這麼辦吧~」







於是,幾天後他們兩個踏進了婚紗店--


店員很快地請他們坐下,並拿出樣本讓他們觀看

「...............這件不錯。」

「這件嗎?我也覺得不錯.......啊、這件有宮廷感覺的也不賴呢!」

「嗯,另外這件西裝款的也............」

「比起燕尾服的蝴蝶結,領結比較適合呢~」

他們兩人討論的相當熱烈,大概因為喜好還算相近(?),所以寐羅也漸漸卸下心防(何


「那個,不好意思,打擾你們,不過.........」店員忍不住開口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Mero-Hwayin-01.jpg


他們愣了一下,幾秒後才開口

「呃,不........我們只需要挑新郎禮服。」

「嗯嗯,因為說好互相幫對方挑禮服,讓對方當天有驚喜~」

「啊?這樣啊?真是少見呢...........」這回換店員愣住

但幾秒後他想清楚(?)後又開口了,「那個,新人不是兩位客人嗎?」

「呃!?..........不是的。」


「啊、我們是兄妹,只是因為一個人挑很奇怪所以才一起來的~還可以幫忙給意見這樣.........」


「原來如此........ 誤會了真不好意思。」店員頓了一下,然後繼續開口問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Mero-Hwayin-01-2.jpg


「咦?」

「呃?」

聽到這個問題,他們兩人又愣住了


約莫快十秒後,思考過的花音才意會(?)地開口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Mero-Hwayin-01v2.jpg


「啊,新娘不是我喔,要結婚的是二哥.......就是旁邊這位。」


「..................」眼神飄移(?)

「啊?」又換店員愣住了,「可是你們說要挑新郎裝..............咦?」

又愣了幾秒之後,店員繼續開口,像是了解了

「真不好意思、我弄錯這麼多事.......那請你們繼續挑吧?那本看完之後這邊還有喔!」

想來可以在這個世界(?)當店員,也是見過不少世面(?)
剛才應該只是被一男一女進來店裡造成先入為主觀念(?)的店員,也馬上堆起營業笑容繼續服務客人










最後,他們兄妹倆回家後提起這個插曲--








Lanlin-03.jpg


「那什麼?邪氣男跟天然女是幾年前流行的官能少女漫畫配對嗎?」

「咦?」花音眨了眨眼,完全沒料到瀾嶺會開口說這種話

「.................」邪氣男(吭)無言了

「你到底在說什麼啊!再說你也未免太了解少女漫畫的流行歷史了吧!!」而且那才不是天然女是花●女吧!

「在說對店員誤解他們是新人的感想啊。」


他倒是不以為意地繼續翻看他手中的小說,「對了,如果是花音的話,比起兄妹,我覺得姊弟比較好。」

「你究竟到底在說什麼啊!!!那樣不就從少女漫畫變成工●本了嗎!?」不要隨便開啟我的新世界啊混蛋

「呃,你們兩個都..........」寐羅扶額

而後他走向瀾嶺,將手扶在椅背上俯低上身,靠近他並壓低聲音說話

「...........你要怎麼想隨便你,不過這種事不要在花音面前講出來吧。」

「那真不好意思,你們忘掉我說的話吧。」他毫無誠意地道歉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你是故意的吧。」

「怎麼會呢?我只是說出心裡的想法。」


他頓了頓,抬頭往上斜睨

「還有,花音沒有你想像中那麼需要保護.......你不離我遠點的話,才要小心出本(?)問題。」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


「嗯..........姊姊,他們那麼說耶,妳不反駁一下嗎?各方面。」千靄倒是不以為意地笑著看戲(?)

「咦?什麼?」但他姊姊顯然正對著紅綠燈(?)有點開小花

「噗。」千靄笑了,「那這件事就算了,另一件事妳沒意見嗎?」

「什麼事?」眨眼

千靄嘻笑地伸手抬起她的下巴,「就是姊弟的事啊~應該是在說我們?」

「咦咦?是嗎?」花音看起來似乎是sage(?)了那段話

「喂喂!」今天正好來作客的果鈴開口了

她走上前拍開千靄的手,然後將花音攬入懷中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Hwayin-Guolin-01.png  


「雖然你是花音的弟弟,但你這是幹嘛啊?臭男人離遠一點啦!」不愧是討厭男人的果鈴

「嗯?妳是在吃姊姊的醋還是我的醋啊?」千靄欠揍的挑眉笑

「都不是啦!我只是希望你離遠點!」


他們三人吵嘴是常有的事,所以我也就放任他們繼續抬槓,自己繼續用電腦了
當然紅綠吵架也是放著不管,雖然他們比較少吵不過本來就處不好










人多就是複雜(?)(於是更加深節育的打算(?)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