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<< 2017/11 >>12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
2012-03-25 (Sun) | *飼育日常記事* | TB(0)

 
。正經、沉重向篇幅,慎。







瀾嶺看著窗外,不發一語。


Lanlin-04.png


他原本就不是多話的人,除非是被家人故意衝康(?),或是有什麼事他看不過眼,基本上是不常開口的,
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看書,有時候跟著看個電視,其他時間不是回房間就是自己出門,
偶爾也會像這樣看著外面,不知道是在思考事情還是在發呆,所以這也不是很稀奇的事情。

但這陣子以來他這樣做的頻率,高到反常,持續時間也越來越長。

發現這件事的人不多,除了家主之外,大概只有在他較為活躍(?)的日子裡已經出世(?)的孩子;
但因為他沒有其他的舉動,還是維持著面無表情,加上春天也快到了(?),也就沒有人去過問。



然而這天卻不太一樣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Tsutu-03.png     


「阿草午安呣!」

久未見的小兔來了。

這麼說可能不太精確,小兔現在似乎有自己的田要忙,加上社區大學關閉後,也不用再去醫務室了,
所以除了偶爾瀾嶺會去田裡找他之外,就是久久一次小兔會送些作物來家裡了。


「這是一些玉米,很好吃的呣~呣、這個季節田裡比較忙,所以很久沒來了,阿草對不起!OUQ」

「沒關係。」他頓了頓,「..............已經夠了。」

「呣?」

「那些一開始就決定的事,加在身上的責任,都不需要了。」









他們談了很多事情,從最初的開始、之後的轉變、各自的表述、轉變等等.......
全部的全部,沒有保留,全盤坦白地交換想法。

這或許是他們第一次如此深入地對談--這是瀾嶺的錯。


他們談了很久,過程十分平靜,隨著時間的經過,似乎也沉澱了下來。



「呣........」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Tsutu-04v2.png


「那麼,跟阿草還可以當朋友吧?」

雖然可能心情有點複雜,但他的表情一如以往,和煦而天然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Lanlin-05v3.png


如果,不介意他如此輕率地順著情勢走;

如果,不對他因為覺得自己可以而把這層關係強加在他身上過感到生氣;

如果,願意接受他過了這麼久這麼久,才了解這種事情不能這麼隨便地決定......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Lanlin-05v2.png


「......當然可以啊。」


那麼就讓一切,回到最初,重頭開始吧。




--對不起。







草兔配對就此告終。

原因大致上就像這篇所說的.......是當初太輕率了,我們......我跟瀾嶺,太欠缺思考,以為我們可以,
所以在雙方個性都還沒抵定的時候就決定,所以在還沒真正交流前就決定在一起,
並不是這兩件事不該做,而是我們不該以為自己也能做到,
每個孩子有每個孩子自己的個性,但是在進到一個環境--住進家裡之後,肯定是會有什麼隨著時間以及與週遭的人相處而有所改變的;
我們變了,然而小兔、以及草兔配對的框架在一開始就被我寫死,
在這個框架下,瀾嶺的改變變得無法伸展,不知道該如何互動,而且無法交心至一般配對該做到的程度。

所以在與熊子談過之後這麼決定了,是我的任性。
雖然很多事情都是雙方的因素,但這件事情我是該道歉比較多的,對不起。

草兔之後會以朋友的形式交流,瀾嶺的態度會有些改變,但我想這是好的方面......這樣更自然。









謝謝,還有對不起。